出纳员工资一般是多少(出纳员不得兼任的工作有哪些)

3.出纳

出纳又称现金出纳,掌管生产队的“钱”权。会计管账,出纳掌钱。出纳和会计,是生产队长的“哼哈二将!”与会计同属队长的心腹。

如果谁家有急事难事需要钱,找到出纳,也能暂借个“块二八毛”的,可解燃眉之急。

但如果你家和出纳关系一般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

一来你就张不开嘴,二来即使你张嘴了,人家一句:

“队里现在没有现钱。”

也就把你软软的顶回来了。你还“干气”无奈何!拿当地的话就是:

红萝卜里面撒辣椒面—-辣死你,还让你看不到。

当时的每家都生活穷困,谁家没有个头疼脑热急需钱的时候,所以,家家也像巴结队长和会计一样巴结着出纳,也就是为以后遇到难心事了,人家能给个方便。

“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!”

真可谓是:“人情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

但如果队长、会计、出纳三人狼狈为奸勾结一处,那可就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了。

我们生产队就曾经发生过队长、会计、出纳三人联手做假账,私分生产队钱财的事。

当然,最后坑得还是全生产队的社员。

4. 保管员

这是生产队的“红管家”。身上永远带着一大串钥匙,并且每把钥匙都有用,钥匙永不离身。

人家可不像小时候的我们这些小孩,也经常把家里不用的钥匙串在一起,充“大尾巴狼”一样挂在身上,而实际上那么多钥匙,一把也没有用,只是为了显摆。

生产队的粮食归仓,农用物资入库,包括化肥,麻渣,农用工具,甚至架子车,打气的气管、一个缧丝丁等,只要一入库,便由仓库保管员全权负责保管。

会计管帐,出纳管钱,保管管物,这都是有一定权力的。

特别是粮仓的门上一般都锁两把锁,一把队长掌管,另一把就是保管员掌管。

粮仓里一般一年四季都有粮食,往往储存着上交的公购粮、来年的种子或牲口的精饲料等。

那时的粮仓都是土坯房子,安全起见,粮仓的窗子都特小,门又一年四季不开,所以仓库里面都特别闷热。为防止粮食发霉,就在半墙上面抽掉一块胡基(方言,土坯),便于空气流通。但没想到这却成了我们家一对鸽子的幸福之门。

从我记事起,我们家就一直养鸽子,时间跨度少说也有十几年以上。

说起养鸽子的最初经历,这可是大哥和二哥引以为豪的一件事。

当时两人特想养鸽子,但父母不同意,两人就开始想办法,定计策。

两人从邻村把鸽子偷偷买回来后,先放到洋芋窖里面,由于鸽子的翅膀早已被他们用细绳麻住了,(麻住,方言,就是绑住的意思)鸽子也飞不起来。然后二哥下到洋芋窖取洋芋时,假装发现有鸽子在洋芋窖里,就大呼小叫让父母过来查看。

父亲当时就有点怀疑,问到:

“怎么天上飞的鸽子跑到洋芋窖里面去了?”

可这两位也早已经把“做贼时倒跑的路”都想好了,异口同声地说到:

“这绝对是被鸽虎打下来钻到洋芋窖里的。”

这下父亲相信了,最终同意他们养这两只鸽子。

原来父亲年轻时,曾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,见到一只鸽虎(方言,专吃鸽子的猛禽)正在半空中追赶扑打一只鸽子。那时整个山上就没有一棵树,鸽子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,早已被鸽虎追的是筋疲力尽,加之鸽子的一只翅膀也已被鸽虎打伤,鸽子眼看就要成为鸽虎的腹中之物了。

没承想这只鸽子倒也聪明,突然似响箭般从半空中直坠下来,一下扑在父亲的怀中,这倒把父亲吓了一跳,鸽虎也紧随其后,带着风声从父亲的后脑勺旁掠过,带着失望飞向远方。

父亲看着这只已是奄奄一息的鸽子,真是“扑到怀里的雀(念qiao)娃子捏不死。”父亲动了怜悯之心,认为和这只鸽子有缘,就带到家里不但没有杀死炖汤喝,反而尽心喂养,终于等到鸽子养好伤后的那一天,打开鸽笼子门,放飞了这只鸽子,让他去寻找它的主人。

言归正传。

生产队粮仓的通风孔为何成为我们家鸽子的幸福之门,估计读者也已猜出几分。

这两只鸽子我们家里就从来没有给过粮食吃,它们也和人类一样,遵循着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艰苦生活,自食其力。

突然有天四姐告诉家里人,她发现我们家的两只鸽子从队里粮仓的通风孔里飞出来了。

一家人一下恍然大悟,无怪乎近一阵子这两只鸽子毛色发亮,原来近期它们吃喝不愁,衣食无忧,并且整天开始衔草做窝,准备培育下一代了。

可突然有一天,我们附近一个驻扎部队的两名军人来到我们家,手里拿着两只血肉模糊,已经死亡的鸽子。母亲一看,这不正是我们家养的鸽子吗?

两名军人带着歉意向母亲讲述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这天他们打靶归来后,有意多留下几发子弹,本想到山中去打几只野兔,经过村庄时,路遇本村一社员,这位社员告诉他们有两只野鸽子飞到仓库里面吃粮食去了,让他们帮忙打死这两只野鸽子带回去熬汤喝。

那时的军民关系真是鱼水情深,两位军人一听老乡需要帮忙,那是必须的啊!况且打野兔子和打野鸽子也没区别,事实上鸽子肉还比兔子肉香,何乐而不为啊!

于是满口答应,耐心等待,终于在两只鸽子从粮仓通风口钻出的一瞬间,砰砰两枪,打死了这两只鸽子。可等他们捡起死鸽子后,才发现这那是野鸽子啊!野鸽子一般稍显瘦小,毛色浅白,而这两只鸽子明显是当地人家养的最常见的叫雨点的鸽子,与野鸽还是有明显区别的。

他们赶快想去质证那位社员,却不承想这位社员早已溜之大吉,他们才明白是上了这人的当了。

没办法,就一路问来,最终找到我们家,满脸的亏欠之情。

看着两只血肉模糊的死鸽子,母亲心疼不已,但一想两位军人也是无心之过,并且看到他们的那难受样,反而安慰起两位年轻的军人来,只是问他们那位社员的衣着和长相来,我们村庄本就不大,加之那时的人一件衣服一上身,穿不破了不换洗,真是“来人数脚步”,一问就知道是本村的保管员指使的,加之也是我们的鸽子“有错在先”,我们家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更多企业管理资料,添加 微信:boc855  备注:企管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uoyang58.com/483.html